关注安徽动态
学习最新知识!

直播带货背后:无数的造假产业链

个个都在放卫星,人人都在吹牛皮,直播带货不破亿,都不好意思和人打招呼。

– 1 –

放卫星

2020,直播带货成了最火的风口,每个人都想成为那个被吹上天的猪。

不说李佳琦、薇娅这些专业主播,一些跨界的直播带货也能让人惊掉下巴:

罗永浩首日直播1.3亿,刘涛直播首秀3小时带货1.48亿,更夸张的是董明珠直播销售破65亿,一晚直播超过格力年销售的三分之一。

如果说这些都是名人也就罢了,一些名不见经传的小网红也来凑热闹:

号称是辛巴徒弟,辛巴是应该是个网红吧。一个叫蛋蛋的徒弟一次直播带货4.1亿,还有一个叫大漂亮的徒弟一次直播带货5.2亿……

果然,野生的更生猛,一代后浪推前浪。

这让人心生疑虑,疫情以来各网上各种悲情的故事,敢情都是假的,用户哪里没有钱,用户今年的钱明明比哪一年都多啊,看个数据:

由WeMedia、凤凰娱乐联合发布的直播电商主播GMV月榜top100数据,2020年5月份三大直播平台TOP100主播带货数据:

快手:100亿,淘宝:67.5亿,抖音:15亿。

一个月前一百名直播就有近200亿,估算下来三个平台一个月总的成交量估计要到400亿。

按照这个势头,一年下来就要5000亿,中美一年的顺差也就2万亿人民币的样子,还搞得贸易摩擦,这一下给干掉一个季度,内需消费指日可待啊,还摆什么地摊啊。

明眼人自然一眼就看出这里面的门道,前淘宝直播负责人赵圆圆在微博发声“个个都在放卫星,牛逼吹到月球了……可他们要点脸吧”。

– 2 –

刷量造假

一万粉丝两百块,只要你学会方法,你也可以一晚带货过亿。

先说流量数据:

最早互联网上刷单需求是从电商行业开始兴起的,商家通过制造虚假订单、购买好评来提高商品在平台上展示的排序。类似的技术在社交平台上,衍生出网络水军、僵尸粉、控评等等形态。之后羊毛党兴起,薅尽各类互联网应用。这两年进入风口的直播形成了新的流量入口,同样滋生了大量购买流量的需求。

只需花70元,就可以在抖音直播中刷100个“机器粉”观看数据,观看时间长达2小时;在淘宝直播中,更是120元能买到10000个机器粉观看数据;还有专门组织真人粉丝进行直播刷数据的商家,粉丝进去直播间观看1分钟,就能拿到5毛钱的酬劳……

刷的数据便宜的是假数据,当然也有模拟的真数据,就是公众号平台刷量一样的群控平台。

一个人控制几千台手机,24小时不间断的刷量、点赞,这已经是非常成熟的黑产,每年不知道坑了多少商家。

然后是销售数据。

你说流量买起来很便宜,但是虚假的流量带不了销售,商家又不是傻子,你说1000万粉丝结果一单也没有成交,这生意还做的成吗?

当然不是刷流量这么简单,刷流量只是小打小闹,直播带货的核心竞争力是把销售一起刷了

这里就要引入一个概念,MCN,MCN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对接内容生产和广告投放的超级媒介,它可以自己孵化主播,也可以扶持和收编其他主播,然后由他统一包装和对接商家。

MCN一手控制着大量主播,一手对接众多商家,两头吃两头都能形成议价能力,成为这个造假产业链最核心的环节。

看一个MCN的报价单:

解释一下,MCN的收费标准=总费用+抽佣20%,考核的标准是ROI。

ROI就是投入产出比,是指收入减去成本,再除以投资额度得出的一个值。简单来说当ROI大于1,就是赚的;等于1不亏不赚;小于1,是亏的。

来算一笔账,这个MCN的服务费用是100万,投入产出比要求是1,也就是说,至少要卖到100万才可以拿到服务费和佣金。也就是说,100万的销售额+20万抽佣=120万。

我们来看下其中的套路:一般来说,商家是要先行垫付的,然后MCN拿到这笔钱去买销售,比如说全买100万销售,那么它能赚20万的抽佣,这就完了吗,当然没有,被刷量平台买的商品30%-50%遭到了退款,然后剩下的商品就流向咸鱼或者拼多多当成存货处理了。

这笔帐算下来,即使是刷量MCN机构也是不亏的,商家也愿意做,为什么呢?因为商家看到有真实的销售数据,就认为这个流量是真实的,觉得怎么也是打广告,还能等以后的复购,其实是被MCN和刷量平台给坑惨了。

当然,MCN不只是坑商家,也会和商家及主播进行“三国杀”。

商家觉得效果不好不付钱坑MCN,MCN辛苦扶持的主播红了之后直接被别的平台挖走,主播花钱培训被黑MCN骗,商家把假货、残次品给主播去带货……

一条利益链上,商家、MCN与主播、平台之间的一场漫长博弈,没有人能保证不被坑。

– 3 –

资本入局

5月11日,梦洁找薇娅合作,一共卖了1200万,结算给薇娅将近一半的劳务费,也就是600万左右。股票市值涨了2.5倍,然后高位成交16亿,其中董事长前妻趁机减持1亿。
这个案例里,网红薇娅挣了600万,董事长前妻挣了6000万,直播购物的网民其实也不亏,因为买家纺的价格比网上零售的还是要便宜一些。只是高位买入的接盘侠亏了3亿
复盘整个过程,尤其是在梦洁股份与薇娅签约前一个交易日– 5月8日,梦洁股票的成交量比平时大7倍,大约有7000多万资金提前参与布局。这显然不是为了卖货,而是一场计划好的资本收割中小散户的套利游戏
除了梦洁这种蹭直播热度割韭菜的,还有更多上市公司和游资看中了直播这个题材,不但通过蹭热点玩套利游戏,干脆把MCN也打包上市。
MCN一旦上市,面对业绩压力和不疼不痒的监管,造起假来就更肆无忌惮了。

恐怕最后还是一地鸡毛,受伤的还是接盘韭菜。
– 4 –
结语
直播带货的商业模式本身没有问题,有问题的是人们的欲望。
从P2P到区块链再到直播带货,从炒房到炒币再到炒鞋,人们的欲望被发挥到极致,最后往往搞得一地鸡毛,沦为割韭菜的游戏。
目前,国家已经开始着手规范直播平台,希望能够正本清源。

赞(1) 打赏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安徽SEO » 直播带货背后:无数的造假产业链
更多 (0)

评论 抢沙发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